ALL ABOUT文组,新号:Neither。

『叶受/叶受圈』ABOUT US ABOUT U

-叶受圈文组修炼成触的生贺!!!


-文组一周岁生日快乐!!!对文组有兴趣的妹子可以直接戳我!!!






你睡到了自然醒。


你睡眼惺忪地摁亮了手机。看到屏幕上显示出来的日期以后,你还窝在床上,却已经一瞬间清醒。你一下子坐了起来,抬头看向墙上挂着的日历。


若是用相遇作为端点,在日历上画出一个又一个红色的圈,那这束玫瑰般的海岸线便是要从2015年初秋的9月为起始,到现在连绵了两个春夏。


洁白的纸张上,用加粗的黑色油墨白板笔写下来的大事件——

2016年9月3日,修炼成触文组一周岁生日。

“是无形的手波动了指针。一年有多长啊,春天有樱花舒展着柔软的瓣角,夏天有声嘶力竭的蝉鸣叨扰上女孩们翩跹的白裙,秋天的佳酿弥漫出香甜的谷味,冬天的冰雪是温柔的玉砌雕栏。

但是一年又这么短。嘻笑怒骂痴嗔爱恨,那些我们一日又一日催稿、互评、谈论作业的日子,不知不觉就度过了整整365天。来来去去走走停停,楼下花园里那株颜色鲜绿的葡萄藤已经能紧紧地缠绕住藤架,它已经结出一季饱满的果实,清明又柔软,甜蜜又满足。大雁又一次南飞了。”






你规规矩矩地坐在沙发上,模样拘谨又羞涩。厨房里已经有跟多人在忙碌,你自觉只会添乱,只好坐在客厅里干等着。电视机里一遍一遍地播着全职动画的先行MV和各类全职相关的、不知是谁搜刮来的小剧场和混剪,身边都是笑声。你也被感染了,抿着嘴角笑起来。


第一个凑到你身边的是离雨。她绑着好看的双马尾(鲤鲤点评:卖萌,就知道卖萌),笑嘻嘻地拍了拍你的肩膀:“妹子不要太紧张呀,文组的大家都很好的!待会帮你多下块肉,你吃不吃辣?”


你受宠若惊地点了点头。离雨眼珠转了转,说:“你要是觉得累了可以随意逛逛,或者去找君……”


“NIGHT——堕天使主君墨驾到!你就是我新的小恶魔吗?”站在沙发上的男孩子比了一个帅气的剪刀。


你目瞪口呆。离雨憋着笑:“那位是君墨薄凉,纯种男孩子,性别保护金字塔的顶点。中二是他装的,高冷也是他装的……君墨你别吓到人家妹子!”


君墨小先生朝你笑了笑。


“我带你去别的地方逛逛?”离雨问你。你摆了摆手表示感谢。这时,厨房里传出一声悲痛的大吼:“为什么水果沙拉里有黄桃!!!我的族人!!!你们居然残杀我的同类!!!”语毕,你看见了一个扎着双马尾的妹子捂着脸跑出了厨房。


“那位是黄桃儿……喔你叫黄桃就行。”离雨眨眨眼睛,小声地说。你点点头,却看见另一个头发长到肩胛的女孩一边端着拌沙拉的瓷碗一边追着她跑了出去:“黄桃别跑!不要悲伤不要难过不要害怕我们会善待你的族人的!!!”


“喔……那个就是鲤鲤。清鲤。”君墨凑上来说。“原来是组长!”你恍然大悟地点点头。黄桃身形一闪,站在屏风后面面容悲痛:“鲤鲤啊鲤鲤!你看他们杀鱼居然无动于衷!你好残忍!”


鲤鲤端着个碗,似笑非笑语气微妙:“人鱼公主是不会干涉人类和鱼类的正常交涉的。”


“鲤鲤自称天下第一可爱的人鱼公主。”旁边另一个女孩也凑了上来,撑着脑袋笑得神秘,“天知道她一条鲤鱼怎么成为人鱼公主的。”


“我呸!墨染搭档儿,你别以为我听不见!”端着碗的组长瞬间回头,“这肉体凡胎只是我人鱼公主灵魂的一个载体!我终将回归一望无际的深海……”


被鲤鲤称作搭档的姑娘翻了个白眼。见你看向了她,她朝你笑了笑,“我以前是叫墨染啦,现在你可以叫我火火火火,全组总攻攻遍天下,大学狗,我已经解放了唔哈哈哈!!!”


“我才是全组总攻啊。”你身后突然响起了一个很轻很轻的声音。你吓得不知所措,离雨忍着笑拍了拍你身后的姑娘的肩膀,“好了毒毒……”


“离雨我好伤心哦你都记不清楚我的新名字。”那女孩显现出委屈的神色。离雨双手合十向她嘀咕了句什么,这时来者才看向你,“你好,我是肆陆。白夜和毒毒都是我的曾用名……”


“欠下163W的勇士。”你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一个个的都喜欢凑过来小声说话。你无奈地定睛一看,却是鲤鲤。她朝你狡黠地一笑,却被肆陆阴森森的声音激得睁大双眼,“鲤鲤儿你说什么?”


看着两个人立即开始上演大厅追逐战,你抱着那个塞给你的瓷碗和它相顾无言。


“姑娘你别在意啊,我们文组就是一群神经病和不正经……”君墨摆了摆手,“现在厨房应该清净一点了,觉得无趣的话就去看看她们做饭吧?”


你点点头,站起身往厨房走去。厨房里有两个女孩正在并肩处理着刀下的菜肴,听到脚步声,其中一个女孩回过头来,“黄桃你回来了?把水果刀递给我,这刀太大了不好使……诶?”这才意识到你是谁。尽管叫的不是你,你依然从刀具里挑出了水果刀递了过去。回头的女孩朝你一笑,“我是沈安初。叫我安初就好。”


“沈安初沈三岁。”另一个姑娘头也不回地继续切菜,“自称自己是永远的三岁,去年三岁今年还是三岁,智商幼稚园,文笔大学生。”

沈安初笑着推了推旁边那个人。

“这位是醉笙。和我一样,刚刚上高一,我们的年龄一样。平时作业汇总都是醉笙在做,特别辛苦,人超可爱的。”


醉笙取过挂在架子上的毛巾擦了擦手,朝你点点头。“欢迎来我们武汉玩呀……我们文组武汉人超多,鲤鲤也住武汉。我可以带你逛光谷户部巷汉正街武展还有众圆。”


你大力点头。


醉笙朝你努努嘴,“去把鲤鲤叫回来吧,她酷爱甜点,甜点都是她的活,怎么就跑了呢。”


你连忙应下来。转身出了厨房。你向肆陆询问鲤鲤的去向,她指了指楼上:“被锅锅叫走了。你去楼上找找吧。”


你悄悄地靠近第一扇虚掩的门。被称为锅锅的女孩子你有点眼熟,但又想不起来。她和鲤鲤手上都拿着一张纸,你听了听好像是在讨论关于新一年文组的规划。眨了眨眼睛,你还是选择退下——文组为重嘛。


你在楼上继续转悠着。推开第二扇门,盘腿坐在床上的女孩恰好发出一声大笑:“欧气冲天!十连抽到了我喜欢的卡!”另一个女孩摔下手机凑上去看,“喔这张卡!满破以后被动技很强的!”


另一个女孩抱着平板,嘴里轻轻地念叨着:“RDJ好帅啊他是我的生命……”


你对这些东西一头雾水。你看了看房门上的挂牌,伍白和白花花,还有燕宫仪。你记下她们的样子,然后再次走了出去。


当你推开第三扇门,拿着书坐在靠门座位的女孩很快注意到了你,抬起了头。“晚上好,”她语气轻快,“我是执岛。旁边那个是册子,对面的那两位是远山和泠叔。”她顿了顿,“册子和远山都比较忙,所以最近比较……疯魔,不对,疯魔的只有册子一个……”


带着白色耳机的女孩闻言抬起头来,“不,朕并没有疯魔,扶朕起来,朕半边脑子就可以给你考完雅思!朕还能学!”你眨眨眼睛,她继续说了下去,“朕,就是王者册子……姑娘要不要来瓶春//药?”


远山朝你做了一个“她的确是疯魔了”的口型。“我是远山,”她笑了笑,“我最近比较忙。”


“泠叔!”剩下的那个女孩头也不回,背对着你夸张地挥挥手臂。


你点点头。


第四个房间里,戚白、至翎、久瑟和远非正在打扑克。你饶有兴致地看了一会,戚白声音软软的,久瑟号称自己是年下大总攻,远非和至翎一脸气定神闲。


第五个房间里的影子也正在对着电脑看些什么,嘴里念念有词。注意到你来的人是无语的疯子——你悄悄地看向她身旁的名牌,同样的,趴在床上的女孩朝你眨了眨眼睛。这时,影子一下子怕在了桌上,发出一声崩溃的大吼:“啊——忙死了,不活了!”


你笑着退了出去。


你刚出门,一只手突然拍上了你的肩膀。你回过头来,两个女孩手拉着手站在一起。“初次见面——”左边的姑娘依然搭着你的肩膀,笑眯眯地看着你的脸庞,“我是玖狐!旁边的这位是杯中雪,杯子。欢迎来到文组!”


你连忙点点头。玖狐的脑袋上有一对小小的、毛茸茸的狐狸耳朵,随着她的眼睛还轻轻地动了动。文组的非人类真多啊!你默默地想。可是也都好可爱……


杯子从手提的小袋子里拿出了一个很薄的薄本递给了你。“我是杯中雪,Hey。这个是文组的花名册啦,早点和大家混熟喔!”


两个拉着手的女孩亲密又熟稔。你非常羡慕,也暗暗下定决心要和所有友善的姑娘们做朋友。


文组的楼太高了,你没时间一层层爬上去。开饭的铃声也恰好响了起来。你在心里小小地欢呼了一下,步伐轻快地奔下了楼。文组的洋房可真大,摆了四个大桌子还有空余。你注意到电视机前已经摆好了立牌,叶修的立牌。立牌上的男人笑得特别特别好看,你绞尽脑汁,除了好看,再没有别的词可以形容他了。


我们因他聚在了一起……


你愣了一下,很快回过神来奔向厨房。你帮鲤鲤把火锅端了出来,某一个大桌上整整齐齐地坐着两个人。言祁看了看你(你觉得是在看你手上的火锅),言辞恳切:“我能不能多申请一锅肉……”


雪晶戳了戳她:“优雅,优雅。”




开饭了。


火锅散发着腾腾热气,你觉得全身充满了暖意。这让你觉得幸福而满足。桌上摆满了美味的食物,每个人的手边都有着不同的饮料。虽然几个已经到了饮酒年龄的人嚷嚷着要喝点什么,但是为了低龄人群,大家还是选择了软饮。离雨悄悄告诉你:“鲤鲤三杯必倒……”


清鲤端着椰奶站了起来。她犹豫了一下,似乎在考虑要说些什么。蒸腾的白雾那一边,你看见她眼眶红红的,或许是因为太过感动。她沉默了良久,最后还是将手中的饮料举高了一点,灿烂地笑起来:“修炼成触文组生日快乐!”


你们一起举杯:


“修炼成触文组生日快乐!!!”






叶修的挂牌上被挂了一个小包。小包里塞满了卡片。你随意地拆开几张看了起来:


一转眼就到了文组一周年生日,一想到和一群神经病(……)一起闹腾了这么久还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一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时间,有人走有有人来,很高兴你们还在这里。文组一周年生日快乐( •̀∀•́ )超——喜欢文组的大家,今后还要一起一直咸鱼下去(误 要努力努力再努力♡
                                 ——沈安初


看这里看这里。_(:з」∠)_
我也是第一次参加文组,就是那个时候脑子一热就想着参加文组,正好提升一下自己的文力,以前也写过文,总觉得写的不好嘛。所以参加了文组。
后来一开始觉得太冲动了,但是又不想刚进文组,就放弃,所以就鼓足了气写文。
我还记得,有一次我在回老家的车子上一直打字,后来在百度上查字数,一时犯蠢就全部删掉了,就特别后悔_(:з」∠)_,觉得自己特别智障。
但是我还是按照自己的回忆,重新打了一遍。
在我入文组的这段时间以来,觉得文组还是蛮温馨,虽然还有好多太太我不认得,但是还是觉得这种气氛是我在那个地方都没有看过的。(〃ノωノ)
然后希望文组能够越来越好,能够吸引更多的人来,也希望每一位小伙伴的文力越来越棒。
同时也希望我自己的文力越来越好,不要一直小透明之类的。
(๑>ڡ<)☆
文组一周年胯热グッ!(๑•̀ㅂ•́)و✧
                                 ——言祁Quve


首先,十分感谢文组(这个是肯定的啦_(:3」∠)_),在这里先是让我认识了曾经特喜欢的一大大(当然现在也很喜欢)。当时加入文组后发现她也在群真的是很激动,然后小透明的我抱着一颗忐忑的心就去私戳了她,聊着聊着发现我们的兴趣爱好都很相似!当时我还感慨终于明白相见恨晚是什么意思了,然后慢慢的我对她的感觉就像是从仰慕变成了知己,所以首先要感谢文组让我结识了一个⋯⋯怎么说呢⋯⋯同好吧。(我觉得这里应该艾特一下她@有情)然后还有就是,文组真的是让我成长了许多。讲真,我其实是有着拖延症晚期+懒癌的。但是加了文组后,先不说其他,就是文组一旦留了作业,我一定是先把作业写完然后再写自己的连载之类的。(其实写完作业后……说实话懒癌一发作,我也不想写连载【划掉】)(嗯⋯⋯其实我语言表述能力挺差的,不知道说没说明白意思。)就是,就算我“犯病”了,我也会克制一下,先把作业写好的。可以说文组就是起了这么一个督促和限制的作用的,让我能克制一下自己。所以,还是要感谢文组!不过有些遗憾的是,就算是这样,我貌似还是有两期吧⋯⋯(貌似)的作业没有交,因为初四嘛,真的是很无奈,那段时间几乎拿不到手机,就算拿到手机,那么短的时间也只够刷刷空间之类的,对此,我深感抱歉。然后现在高一了嘛,虽说压力不算太大,可是我的家人貌似希望我在竞赛这方面下点功夫,所以必然会占用一些时间。不过就算如此!文组接下来下发的作业我也会逐一认真完成的。最后的最后,文组建立已经一周年了,感谢鲤鲤建立了这个文组,感谢这个文组让我认识了很多人,感谢通过文组我自己也成长了许多,希望文组越办越好,加入的妹子能越来越多(方便勾搭【划掉】),嗯⋯⋯就这样(/ω\)(话说我觉得我废话好多啊orz)
                                 ——维文德歆迪衣


文组一年了,我加入文组也快一年了。因为前段时间学业繁忙卸了loft也没参加过什么活动。但是一直很喜欢这个地方,氛围不错,大家一起想想梗。偶尔聊聊天,苏苏老叶直播面基。
姑娘们脾气都不错,文笔也特别棒。我很喜欢你们。
                                 ——君墨薄凉


转眼间加入文组已经一年了啊……说起来当初明明想着好好努力进步为大触【?】的结果交了一次作业后懒癌就步入后期了……没救了。
在文组认识了好多好多好多好多小伙伴!!!!!和大家一起度过了超级温馨快乐的一年!!!文组里的大家都特别好呜呜呜当然近期她们都懒癌后期咸鱼了【哦对我也是】。
听说文组最近要招新,希望有更多的小可爱可以加入文组这个大家庭wwwww大家一起克服懒癌一起努力产粮修炼成触!
爱文组的大家!爱着一起爱着叶修的大家!
给大家比一颗心wwwww
                                 ——醉笙


首先祝文组一周岁生日粗卡!!!
原来这么快就一年了啊,感觉还很不可思议,这一年里承蒙文组每一位的照顾,在我的作业里给了我很多建议!给文组每一位比哈特!
虽然我平时不怎么在群里发言,不过看到群消息列表里满满当当的99+还是会觉得很开心,看大家的聊天记录也很窝心(是的我是一个窥屏小能手
希望可以一直这样,和大家一起写叶受文,交流脑洞互换梗,forever在一起❤️
                                 ——孤岛回屿


我也算是文组最早的一批人之一了吧哈哈哈,很高兴认识这么多人,虽然现在大家都变成了咸鱼,但是还是每天都会聊聊天,刷个99+(作为活跃度最高的我没有得到群主鲤鲤所谓的福利我不服!),大家一起共同进步,聊聊脑洞,88三次元…然后偶尔秀一下恩爱什么的→_→最庆幸的是认识我们双马尾联盟的两只以及“要举例的话太多了”的一些逗比二货们(微笑脸)
                                 ——离雨


文组一周年生日快乐!祝所有编内人员完成作业修炼成触!所有编外人员也参与讨论有所收获!
                                 ——无语的疯子


  刚加入文组时,完全没有想到自己会与那么多太太大佬相识,走得那么远。
  其实一开始并不敢说话,小心翼翼地窥屏,忌惮于各位“太太”可望不可即的身份。久而久之才发现文组里的人都很温柔,鼓励安慰,上进努力。
  于是真心喜欢上了文组。为了修炼成触而聚集起来的大家,一言一句都闪闪发光,雕琢着自己的作品,行走千里,不忘初心。
  一周年快乐!我们还有很多个属于文组的夏天❤
                                 ——杯中雪


文组一周年生日快乐!
虽然说我是在文组刚开始就报名进来,但实际上大部分时间都在恬不知耻的潜水。
然而在文组活跃的日子在我心里依然是很特别的存在。
无论是作业也好,点评也好,这种努力的同时也和大家一起进步的感觉,是从来没有的。
还记得我在写乐叶的那篇《最漫长的告白》的时候,一个人在家楼下的小区里,耳机放着 关忆北,一遍一遍的绕圈,从大纲一直绕到每一个字句的斟酌,最后把它发出去的那一刹那的成就感,简直让人迷醉。
无论我现在的圈子是什么,以后还会喜欢什么圈子,近五年来我最用心的文字确实都献给了all叶,这的的确确是文组的功劳。如果没有强制的作业,我会不会去写短篇,会不会想到写乐叶,会不会因此而重新斟酌张佳乐这个人物并为此反复琢磨,甚至,会不会写出一篇只要发出去就会感到满足的短篇,就都成了未知数。
虽然交作业的次数不多,但每一次写作业都是在重新检视书中的人物,不停地去挖掘书中每一个行动的意义,每一句对白的隐情,于是那爱的就更爱,厌恶的也多了理解。
而这些都是文组为我带来的。
我是一个没常性的人,并不敢说永远爱谁这样的话。可能因为三次元的种种,一搁下就是好多年;又可能因为忽然另有所爱,一爬墙又是三四年。但是那些喜欢的心情、熬过的夜、斟酌的字句都不是假的。
有作业为证。
祝文组一周岁快乐。祝文组接下来的许多个周岁也快乐。
                                 ——羊皮册子







而在这时,洋房的门又被敲响了。鲤鲤打开了门。


你惊讶地张大了眼。


来者有与客厅里的立牌同样的眼眸、身形和脸庞,发丝有些凌乱,但依旧妥帖而英俊。他举起手上的名片看了看,对着大厅里所有的人说:


“请问这里是修炼成触文组吗?”









END








大家好!这里是鲤鲤!


文组就一周岁了!!!其实有太多想说的,就不抢大家戏份写小论文了哈哈哈哈哈,毕竟对于组长,这个机会还多得多呢!!!



新关注文组的妹子可以直接戳我了解情况,或者期待文组国庆的招新><


PS,没有戏份都是鲤鲤的错!!!


最后还是要大吼一声:我爱叶受圈的姑娘!我爱文组!要继续一直一直走下去喔!!!!!!!

评论 ( 23 )
热度 ( 134 )

© 清鲤Asakaoru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