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ABOUT文组,新号:Neither。

【乐叶】青梅竹马[一发完结]

哭出了声!!!谢谢wuli美美的夏夏!!!鲤鲤好开心!!想吃什么!!要吃王叶我都憋着码出来给你!!(虽然文笔低弱……)
夏夏把生日告诉我我报答你——!♥

玫瑰花🌹溢夏夏:

青梅竹马


 


 


清鲤生贺 @清鲤Asakaoru_ 


每次看你的名字就想写点儿文艺的东西


这是一篇看到你发lo说祝自己生日快乐才紧赶慢赶赶出来的东西


意思是你将就看吧






 


 


 


【长大了要嫁给我啊。】


 


01


 


他们和所有的青梅竹马一样,是从一只用玻璃纸折成的千纸鹤这样的小物件开始简单地熟悉起来的。


 


“喜欢吗?”看着从刚才开始就一直蹲在自己旁边盯着自己手里那张五彩玻璃纸的小孩儿,叶修把折好的千纸鹤送到他面前,看着那小孩儿提溜盯着纸鹤。


 


“嗯。”


 


“那……”叶修故意把声音拖得很长很长,最后眼睛微微一眯,在对方期待的眼神中说,“不给你。”然后手腕一翻就把千纸鹤收了回去,转身要走,这儿是他家门口,几步就能走回去。


 


“喂!”


 


背对着他叶修得意一笑,扭过头去:“这么想要啊?”


 


后者点点头,叶修就说:“我没有这种玻璃纸了,不如这样,你给我玻璃纸,我来折?”


 


“玻璃纸?上哪儿找去?”


 


叶修指了指前面岔路口的小卖部:“前面有卖糖果的,一毛钱一个,去买呗。”


 


 


 


02


 


张佳乐一开始还以为叶修是想吃糖了才这么说的,他还想这家伙真讨厌,不仅要玻璃纸还要糖果,是说,他还没告诉自己这玻璃纸上哪儿找?


 


等到他去买到糖果以后他才发现,那种玻璃纸就是用来包糖果的包装纸。


 


他把糖果剥开塞进嘴里,把玻璃纸放到清水下细细洗干净,然后用夹子夹起来晾到家里的晾衣绳上,风一吹那些糖纸就‘哗哗’地响起来,像是风吹过树叶的声音。


 


他把晾好的糖纸拿给叶修,这节课是体育课,解散以后两个人就躲在了乒乓球台后面,张佳乐目不转睛地盯着叶修飞动的手指,不到两分钟,一只纤巧可爱的千纸鹤就折好了。


 


“喏。”


 


叶修把千纸鹤放到张佳乐的手心里。


 


 


 


03


 


后来叶修问张佳乐:“我送你千纸鹤,你送我什么啊?”


 


张佳乐想了想:“嗯……”嗯了半天也没说话。


 


叶修原本就只是随口问问,没听见他的答案也没有在意,又埋下头去继续折纸鹤了。


 


第二天张佳乐递给他一大束花的时候,叶修是完全没有想到的。


 


那束花上还粘着泥土,什么品种都有,月季,百合,雏菊,牡丹,甚至是不知名的野花,一看就知道是从他家温室里摘的。


 


“哪有你这么送人花的。”叶修略嫌弃地看了一眼这些花儿朵儿,“简直看得人……那个叫什么?百花缭乱。”


 


“……是眼花缭乱吧。”


 


“都差不多,你竟然还放了玫瑰,求婚啊。”


 


“当然,长大了要嫁给我啊。”


 


当然偷摘了花朵的张佳乐回家免不了挨一顿暴打就是后话了。


 


 


 


04


 


后来张佳乐买的糖越来越多,晾在晾衣绳上的玻璃纸也越来越多,渐渐的他开始找不到地方放那些千纸鹤,缤纷的纸鹤实在太多了,他去买了一个比自己笔盒还大好几倍的铁盒子,把所有的纸鹤都放了进去,叶修折一只他就放一只,直到放不下了为止。


 


有时候上课他会偷偷在桌下打开那个盒子,躲在前桌挺直的腰背后面悄悄地把纸鹤放在手心里头。


 


叶修经常会拽他的小辫子,当张佳乐恼羞成怒‘啊’的一声叫出来并且站起身的时候,才发现原来是老师在点他名。


 


回答完问题以后张佳乐红着脸坐下来,扭过头去小声跟叶修说谢谢,后者微微一笑,托着下巴继续睡觉。


 


说来也奇怪,有时候老师叫他的名字他都不见得能听见,怎么一叫自己的名字,叶修回回都能及时提醒走神的自己呢?


 


 


 


05


 


小学五年级的夏天,蝉鸣是在刚刚结束了期末考以后才此起彼伏的,张佳乐没睡好,散学典礼以后趴在教室课桌上睡得很香。


 


“张佳乐!!!”却被叶修扯着耳朵叫醒了。


 


“干嘛啊你。”他揉着眼睛,看着叶修反坐在了自己前面的那个位置上,双臂放在椅背上面。


 


“还不回去?”


 


“嗯……再睡一会。”


 


“等下没人叫你啊。”


 


“嗯……”


 


“也没人等你。”


 


“嗯……”


 


然后他就又沉沉睡了过去,一觉醒来已经是下午六点,教室里头早就没了人影,估计学校里也没什么人了,他看着空荡荡的教室想,这家伙,还真不等着他。


 


 


 


 


06


 


直到新学期开始,张佳乐才从老师那里知道,叶修转学了。


 


哦……


 


张佳乐没有回头,但是他知道自己背后那个位置是空的,没人坐了。他撑着下巴,半晌又从桌底拿出了那盒千纸鹤。


 


但是他没打开,又原封不动地放了回去。


 


之后他适应了很长一段时间,包括上课睡着被老师叫醒而不是身后的那个家伙,中午一个人去食堂吃饭而不是追着那个人看谁先到,放学一个人回家而不是两个人一起。


 


等到他终于适应的时候,初中都已经过半了。


 


 


 


07


 


学《孔雀东南飞》的时候,老师让全班每个人轮流朗读这篇叙事诗,前面的同学起了头: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


 


老师讲课的时候提到了欧阳予倩,并绘声绘色地给同学们念起了剧本《孔雀东南飞》、《孔雀东南飞》被改编成了许多种剧本,欧阳予倩的是其中之一。


 


听到【我与你自幼本相爱,青梅竹马两无猜】的时候,他把课本竖了起来,遮住了自己微微泛红的脸。


 


回家的时候他看见了叶修家的旧址,他们搬走以后这里就没人再住,张佳乐在那儿站了一会儿,身后有路过的同校生在热切地议论着最新的游戏,他不咸不淡地听了两句,等那些议论的人走开了以后他也很快就离开了那里。


 


门前迟行迹,一一生绿苔。


 


 


 


 


08


 


 


百花缭乱,百花缭乱。


 


叶修看着第二赛季横冲直撞的黑马组合,心里头不紧不慢地敲打着,身后吴雪峰问他走不走,叶修摇了摇头,他从休息室里随手扯了张报纸,撕成了小小的正方形以后开始折纸鹤。


 


第二天来比赛误打误撞进了嘉世休息室的张佳乐看见了扔在沙发角落的那只千纸鹤,他把手伸出去,又收回来,如此反复之后才终于拿到手中。


 


纸鹤形状很好看,就是没有玻璃纸折出来的漂亮,还带着一股油墨味儿。


 


像极了他们原本彩色却被时间斑驳成灰白的童年。


 


他想了想,把千纸鹤收进了衣兜里。


 


“喂,别乱拿别人的东西啊。”


 


 


 


 


09


 


张佳乐幻想过无数次他和叶修的重逢,或许是赛前友好的第一次握手,后来知道叶修从不露面就打消了这个念头,也想过是赛后在选手通道里的擦肩而过,有可能是在街对面互相沉默的凝望,也或许是对方主动上前来的叙旧。背景可能是昏暗的通道灯光也可能是灰暗的天空和来来往往的人群,音乐可能是断断续续从老旧留声机里传来的低哑爵士。


 


但没有一种是像现在这样,在他毫无防备也毫无准备的时候,叶修突然地出现在他面前,穿着嘉世的队服,没有来来往往的人群也没有昏暗的灯,更没有老旧的留声机。


 


像他突兀的离开一样的突兀现身。


 


张佳乐给气笑了,他说叶修你这家伙真任性。


 


“百花缭乱。”叶修没回应他那句任性。


 


“怎么了?不是你说的吗?”


 


叶修就笑,拿小学生的词儿当帐号卡ID,小心你的粉丝哭给你看。


 


张佳乐也笑,凑过去一把抱住他:“你信不信要是再一声不吭消失我也哭给你看。”


 


叶修莫名其妙:“我哪有?”


 


不是跟你说了吗?


 


【等下没人叫你啊。】


 


【也没人等你。】


 


张佳乐气急败坏地咬他的嘴唇,如果那也叫告别的话,初中就辍学来打游戏顶多算放屁。


 


 


 


 


10


 


 


所以当叶修退役的消息再一次突兀地传来的时候,张佳乐气得简直想要把那盒千纸鹤扔到楼下垃圾桶里去。


 


不过想了想也没舍得。


 


他抓起手机登上了几天没管的QQ,扫了一眼未读消息以后安心地看见一个熟悉的备注,只不过那个备注前面的头像从一片枫叶变成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


 


那条消息写的是叶修现在的地址,后来兴欣战队的成立点。


 


然后张佳乐回复到:“想回来就说,老公保准八抬大轿去接你。”


 


相迎不道远,直至长风沙。


 


 


 


END


 


 


 


 


 



评论 ( 2 )
热度 ( 358 )

© 清鲤Asakaoru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