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ABOUT文组,新号:Neither。

血海浮舟

转到这边来,喜欢这一篇。

Neither:

-生化危机7/逃生2混同:Ethan/Blake,斜线有意义。

-Summary:在逃亡的间隙,Blake做了一场噩梦。








“No,No!Fuck,get away from me!”






Ethan听到Blake痛苦的呼喊时,怀抱着机枪靠在门框上小憩。他一瞬间惊醒,回头望向躺在简陋的木板床上因被噩梦扼住而挣扎的Blake。他立刻爬起来走到摄影师的床边,放下枪,将他揽入怀中:“Blake、Blake?”






摄影师在冰冻的梦魇中猝然惊醒:他满身冷汗、呼吸急促,胸膛就如逃过一劫的溺水者一般剧烈起伏;梦魇夺走他的心脏、撕裂他的魂魄,盖出一座没有出路的宫殿,那里居住着他积年累月无法忘怀的死亡。他湛蓝的眼眸目光涣散、无法聚焦。他仅凭残存的意识紧紧抓住Ethan的右手,吃力地挪动脑袋望向床边的金发男人。Blake如此用力,让Ethan感觉到些许疼痛;可是他舍不得放开。他拉起Blake的手,那双本应拿起摄影机捕捉爱乐的手,那双伤痕累累的、曾被钉穿在十字架上的手,那双无法挥离噩梦的手:他低头断断续续地亲吻他的指尖,柔和轻盈,带着安抚的意味,“没关系,没关系——Blake,没事了,我在这里。”






“Ethan……”棕发的男人依然在轻微幅度地颤抖。梦比死亡更加寒冷,而爱是否能带来温暖尚是一个未知数;死去女孩的金发化作水鬼的触须、彗星的尾翼、蛛网的丝线,在噩梦里聚集,最终轰轰烈烈地在瞬间爆发,毁灭致使撞击与缠绕共存;说到底他的摄影师是在自己杀死自己,Ethan抱着他,尘土与血液的味道融合进渺茫的黑暗,如果命运不再降予危险或灾难,能杀死一个人的只有自己。但他明白,而爱情或愧疚是自杀的毒匕首。自我湮灭是多么痛苦的事情,若是两个人掮得起十字架,他暗自发誓,无论如何也不会看着他的Blake在噩梦中失去一切,一无所有。






“Blake,”他吻向摄影师的嘴唇,由暴雨、白雪、吊死和沾满献血的的神父将他拯救,唇间溢出叹息般的爱语,“神会爱你——我也永远爱你。”
















-Nono-



评论
热度 ( 39 )
  1. 清鲤Asakaoru_Neither 转载了此文字
    转到这边来,喜欢这一篇。

© 清鲤Asakaoru_ | Powered by LOFTER